内蒙古快三-登录

日  星期

游冠岩溶洞(原创)

国保大队 高仲明

来源: 内蒙古快三公安局   发布时间:2019-04-02  浏览数:

有朋友从桂林回来,总要拿出所拍照片来炫耀光彩,讲的有声有色津津有味,咱没去过桂林,听起来很有羡慕感,特别是看到冠岩溶洞的照片和视频,更是惊奇不已,奇形怪状的溶洞岩石,形形色色的,五颜六色,心里很是疑惑,溶洞岩石长成这样,怎么还带着各种颜色,这次我们真的来到桂林,一会儿就要以观它的真容了。

冠岩位于桂林市东南方向二十九公里处的漓江河北岸,因山体像古代的冠帽,故叫冠岩,溶洞就在冠岩山的山体之内。

桂林的天气总爱下雨,一大早淅沥沥下起了小雨,能见度很低,不足一二百米,云雾在山腰间缭绕,隐约能看见远处的山峦,幸好大家还都带着雨伞。我们就要进冠岩溶洞了,但此地距离溶洞口还有很长的一段路,导游把我们集中到一块说,这段路可步行,也可坐电动滑缆车,坐缆车需要六十元的缆车费自付,因为是集体行动,所以大家都选择了坐电动滑缆车。要坐电动滑缆车,需要上旁边的二层木楼,从木楼经过。我们来到木楼前,木楼旁边有一块大风景石,上边刻着“冠岩,世界五大溶洞之一”,可见这溶洞的确非同一般,我们上到木楼二层,楼上已经挤满了人。旅游景区到处都是人满为患,我们排着队,缓缓的从闸门走过,一次只能放十个人进去,然后我们又从二层下到一层,乘坐滑缆车,滑缆车是电动的有轨来回循环车,每车只能前后坐两个人,前边一人操作驾驶,所谓驾驶就只有一个操作扳动杆,智能控制车的开和停,车速还是固定的,也不快,车与车之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当前车和后车快要接近时,会自动停下来,不会因为操作不当而发生撞车。我们开上车一路观赏着两边的田园、花草和树木,穿过了一段不长的山洞,又进入另一个山洞,这个山洞就是冠岩溶洞了,大约一二十分钟就停在了洞内的停车站,停车站是一个天然的溶洞大厅,有十多米高,场地不大,白色的灯光把大厅照的通亮。导游讲冠岩溶洞分三层五洞,上两层为旱洞,下层是地下暗河,三层相叠,五洞相连,要求大家紧随其后,以免掉队,然后我们跟着导游沿着铁梯和石阶穿过一段很狭长的通道,前边是一个宽敞的天然洞厅,老远就看见洞厅的一边挂着买酒的招牌“洞藏桂花老酒”,岩石上摆着一排排酒坛子,坛子的肚子上贴着大大的用红纸写上的“酒”字,导游引我们坐在酒家早已为游客摆放的一排排长板凳上,酒家就开始给游客们“洗脑”了,这个是必须的,有个别游客买了几瓶,我们就跟随着导游沿着逶迤曲折人工开凿的人行小道慢慢的前行,走过小道,前边是一个宽大的洞厅,这洞厅就是朋友照片里的场景,形态各异,奇形怪状的溶岩乳石,就像寒冬里垂吊的冰凌一样,有的从洞顶悬挂在半空,有的像柱子一样从地面顶向洞顶,有的像竹笋一样拔地而出,有的像瀑布一样气势磅礴,再加上各种彩灯的照射,像宫殿一样美轮美奂,原先在照片上看到的各种彩色乳石原来是彩灯照射的效果,这才解开了我长时间心中的疑惑。走过这宽大的融洞厅,我们沿着长长的陡峭的溶洞峡谷又来到一个很大很高的溶洞厅,在溶洞厅门左上方的平台上有一架直立的电梯,从下而上有三、四十米高,直通洞顶,洞顶上边是一个水泥浇构的观景台,游客们簇拥在电梯门口上观景台。站在观景台上,可一览无余的看到全溶洞厅的景观,石钟、石笋、石柱、石幔尽收眼底,大自然的鬼斧神雕在这里显得淋漓尽致。

走过这大大的溶洞,我们沿着崎岖的石阶,来到了乘坐有轨列车的站台,两列列车并排着停靠在来回两个轨道上,列车员安排旅客坐上列车,系好安全带。列车一路而过,穿越长长的峡谷,又穿过悬崖峭壁,一路上层层叠叠的岩石,变幻莫测的乳钟石一忽而过,大约经过七、八分钟的行驶,到了车站,我们又步行崎岖的小路走进一个洞门,这里又是一个大溶洞,洞内光线很暗,各种彩灯变换着灯光忽明忽暗,慢慢的眼睛也就适应了,洞内的空间也越来越清晰了,溶洞好大啊,我们所站的位置并不是溶洞的底部,而是溶洞中部的一个天然的大平台,平台对面的岩石壁上,正在放映着好像是“盘古开天地”天崩地裂的场景,借着洞内的回声波发出“隆隆”的共鸣声,原来在平台的边缘处架着一台投影机。站在平台上借着忽明忽暗的彩灯光,慢慢的看清了这溶洞厅,溶洞厅有四十多米高,顶部足有两个篮球场那么大,坑坑洼洼,有几根粗大的天然石柱顶着洞顶,还有好多个钟乳石悬挂在半空,围着石柱,心想这么大的洞顶,如果没有这些粗大的石柱撑着,那都不可想象了。站在平台向下看,点缀着下边好多变幻的彩灯,灯光间缭绕着云雾,依稀能看见底下好像是河道。再看平台中部,有石幔、石瀑布,还有好几个洞穴不知通向何方。这里可能就是冠岩溶洞最经典最辉煌的部分了。时间已经到了,导游喊着喇叭叫我们返回,我意识到这儿可能就是溶洞的尽头了。说叫返回,并不是说原路返回,而是回到地下一层暗河,我们跟着导游接连下了几个长长的斜坡,远远就听到淙淙的流水声,这儿就是地下暗河了,在流动的河面上漂浮着一排排橡皮船搭建的浮桥,浮桥顺着水洞通向深处,浮桥的两边和洞壁上亮着暗淡的灯光,与上两层比较显得低矮阴暗,曲深幽长,最矮处人可走过。走上浮桥,晃晃悠悠,如果是一两个人走在上边还真是害怕,走了好长一会儿,听到前边有“隆隆”的声音,走近一看,才知道前边已经是水洞的尽头了,当然也是浮桥的尽头了,看见这尽头就像窑洞的后壁一样,后壁的底下有一个大窟窿,平静的地下河水从窟窿一灌而下,发出“隆隆”的瀑布声,就如同“千里黄河一壶收”的场景。“天无绝人之路,后有峰回路转”,在洞后壁的左上方出现了一条很窄的石阶路,我们上了石阶路继续往前走,看见前边好多人蜂拥在一起,走到跟前一看,原来在这儿有一个人工开凿的斜洞口,洞口上方写着“瀑布”两个字,洞门前围着栏杆,围栏口摆着一张桌子,有两个年轻女工作人员在卖票,每张票十五元。来到这儿岂能不看,石洞通道是方形的,很窄,可来回两人行走,进去后又是一个大厅,巨大的轰鸣声响彻大厅。瀑布并不大,五、六米高,四、五米宽,从上边的暗洞一泄而下,明代诗人蔡文对溶洞的描述,“洞府深深映水开,幽花怪石白云堆,中有一脉清流水,不知源头从何来?”,走出瀑布洞,我们又坐上了滑缆车,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冠岩溶洞。

听讲解员说,冠岩溶洞是喀斯特地貌溶洞,要形成这样的溶洞大约需要三亿年的时空变迁。三亿年,对于我们人类来说,那真是不可想象的漫长和遥远,人类在大自然面前显得是多么的暂短和渺小。

[ 打印 | 关闭 ]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